许_Van

我突然想到即使我死在家门外也不会有人真的在乎,反而不难过了,我的束缚会越来越少,已经不需要死亡就可以把人们分离了

怎么说呢。我感觉到了以前没有发现的东西,除了感慨也没别的想法了,总不能把这个地方一把火烧了

我只觉得自己很可笑。我喜欢和像自己的人一起玩但又那么讨厌太像自己的。

我以为他刚刚好是两个矛盾的中间体,我只觉得是我想错了。

根本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。

我认为不值得。我一度因为他去改变我的人生理念我现在想来十分愚蠢。


怎么说,觉得滤镜有些些突兀,但是还是觉得很美好啊。
想找个女朋友,然后天天拍她。
和好朋友开个摄像馆,她拍景我拍人。
资本主义的田园风光真是梦里才有。

川大望江,无滤镜的一组照片

被自己感动,我还是很有希望的

前路迷茫,前途堪忧,一脸蒙蔽